歡迎訪問三臺新聞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我的位置: 首頁 - 魅力梓州 - 梓州文化

散文:沉思抗戰第一堰

時間:2016-09-19來源:三臺廣播電視臺作者:墨峽
分享:

 

 沉思抗戰第一堰

 

 作者:墨峽

 

秋雨淅淅瀝瀝地飄著,落到了川西北爭勝鄉高家橋,形成一道水簾,為永和古堰添加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秋雨也飛到高橋村的農家門前,古樹亦激動地淌下淚水。1931918日,日本“關東軍”將一段南滿鐵路炸毀,反誣國軍破壞悍然侵占東北,三千多萬中國人流離失所,“九一八”成為“國恥日”。時光似箭、歲月如棱,85年過去了,硝煙散盡,“中華抗戰第一堰”作證,讓我們深深銘記鄭獻徵、黃萬里、霍新吾、徐堪、何北衡還有劉雨卿、景嘉謨、龍杰三以及國立東北大學師生那些遠逝的英魂。

“烽火連天處處愁,蜀山遙接楚江流。夢回遼海三千里,望斷燕云十六州。大漠窮盡沙似雪,五更殘角月如鉤。林胡未滅家何有,破敵辭封萬戶侯。”這是抗戰時期流寓三臺的東大教授、校長藏啟芳在民國279月的詩稿,后人從中不禁悟透了“有國才有家”的內涵。在201511月底,水利部“江河水利志近代水利史學術研討會”在此召開頒獎大會,國家灌溉排水委員會認為:“鄭澤堰,承永和堰之踵,重生于1937年,被譽為‘抗戰第一堰’。這一可持續的水利工程,見證著萬眾一心、護衛中華的歷史。”在“七七事變”之后,也就是193710月,早年在國立北京大學參加“五四”愛國運動,被委派到任的國民政府三臺縣長鄭獻徵,在東北大學講學的黃萬里教授、國民革命軍第29軍測繪專家霍新吾等的幫助、支持下,及時牽頭賣祖產、轉田產、爭經費,及時籌建,改造和續建了46.5公里的清代“1761年春永成堰”并被灌區民眾譽為“鄭澤堰”。從國破家亡(國民政府首都被日本軍國主義實施南京大屠殺時)在大后方主持整治、延伸清乾隆王朝永成堰,直到新中國成立后通過重建、改造,仍在惠澤民生的永和堰,一代又一代灌區人真正感悟了水利歷史的不懈光輝。

“士不可以不宏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孔子的思想深深影響著他們那一代人。永和古堰充分借鑒先秦都江古堰治水原理,借助地形、水脈、水勢,強化糧農自流灌溉效應,使堤防、分水、泄洪、排沙、控流共為一體,保障了防洪、灌溉、航運和社會用水效益。由此使得永明、花園、老馬、里程、爭勝、永新、新德15萬畝良田水旱從人,且成為極富潛力的中型灌區,糧油產量大幅增加,在八年全民抗戰期間,成為川渝大后方支援抗日救國的大糧倉。201476日,在臺灣省臺北市的中國國民黨名譽主席、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理事長連戰先生,為紀念甲午戰爭120周年,迎接中華民族獨立解放69周年,為永和古堰(清乾隆王朝初建取名永成堰、晚清甲午戰爭加固為金鐲堰、七七蘆溝橋事變后續建為鄭澤堰)題寫“中華抗戰第一堰”條幅,進一步肯定了20世紀30年代末“鄭澤堰”引調水工程在抗戰到底中的重大作用。

為紀念第二次國共合作贏得抗戰勝利70周年、“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80周年,紅軍北上抗日勝利長征80周年,旅法作家鄭碧賢女士在新書《中華抗戰第一堰》中記述了中華民族那段艱苦卓絕的崢嶸歲月,再一次重溫了那段由鮮血和生命鑄就的中國人民不屈不撓參加抗日衛國戰爭的偉大歷史,從而讓人銘記中國人民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偉大旗幟下,堅持國共合作、反對投降、反對分裂,為維護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解放,捍衛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建立起的偉大歷史功勛,彰顯了中國人民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在東方主戰場所做出的巨大歷史貢獻。新中國成立后,1951 10 月,三臺縣人民政府以“永遠和諧”用水為名,將鄭澤堰更名為“永和堰”。 通過“5.12”水利災后重建、中央財政農發、取水樞紐水毀防洪治理等涉農涉水項目建設途徑,先后完成基建投資5000多萬元,勝利竣工了取水樞紐一二號魚嘴和總干渠等配套性項目的恢復性整治。目前,永和堰所屬支、斗、農渠由行政區劃內受益鄉鎮管理,該堰渠途經并衍生了“中國麥冬之鄉”“中國米棗之鄉”。從盛清到民國,從民國到新中國,兩個半世紀以來,永和古堰為川中腹地帶來了數世益農、水裕糧豐的崛起和經濟社會華麗轉身的奇跡。

投筆九一八,淚奔嘯長空。國恥民族恨,歷經百年痛。國立東北大學漂泊屹立,其命運更是四遷五移,從沈陽到北平,從開封到西安,最后因為西安事變、太原失守、潼關告急等原由被迫流寓至三臺,擺脫了被日本軍國主義慘遭滅門的命運。東大寄寓巴蜀得以完整保存,到194593日(日帝向中美英蘇等盟國簽署投降書,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結束時),東北大學已從25系發展至512系,在四川三臺八年流寓期間,雖然困苦也多,甚至遭遇日機兩次大轟炸,但是教學環境相對安定,基本恢復了東北沈陽建校初的氛圍,為國家和民族的復興培養了大批從后方到前方的人才。19463月,東北大學師生再從四川三臺回到了闊別15年的大東北,再次擁有了那片黑土地。東北大學從19234月創建,到新中國成為國務院首批批準有權授予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的大學,包括成為首批“211985工程”重點大學,是時,曾經的東大校長、遠在大洋彼岸的張學良將軍老淚縱橫、熱淚盈眶。

“古堰奔流氣勢宏,一二魚嘴隔西東。取水樞紐浪濤激,遙想抗戰烈焰紅。凝望碧波思英烈,暢游故地仰豐功。世人學得鄭公樣,哪怕前程大小峰。”翹首高家橋、沉思第一堰,翻過從甲午到九一八、盧溝橋的炮火硝煙,綿綿的秋雨,哭洗著青山、滋養著大地。在鄉村田野道路間,大小水洼或多或少地積滿了水,緩緩地流向大溝小渠,匯聚起丙申年的深情和精準脫貧、科技強國的夢想。這秋雨又仿佛變成了“吳剛釀造的桂花酒”,他要獻給一代又一代中華英雄,奉獻給神州大地“兩個百年”滿懷豐收喜悅的人們……

友情鏈接

本網手機閱讀

梓間快報微信

回到頂部
在家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