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三臺新聞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我的位置: 首頁 - 魅力梓州 - 游遍梓州

天地印有五層輝

天地印有五層輝

時間:2011-12-09來源:www.jzzafu.tw作者:錢成國 晏肆佰
分享:

 “一印高懸,一切峰巒皆處下;五泉上涌,五層樓閣獨居尊。”這是聳立于三國遺址五層寺的一幅古石刻對聯。聯語寫盡了五層寺壯美、神奇的自然、人文景色。其對仗工整,氣勢恢宏,意境深邃,堪稱“梓州第一聯。”郭沫若弟子,?詩經國風今譯?作者,四川省文史館員、文史學家藍菊蓀教授,在游歷了五層寺后,揮毫題下“天地有印五層輝光,佛法無邊三寶功德”的贊語。

    五層山與五層寺

        五層山位于三臺縣建設鎮北三公里。登上五層山主峰,放眼四望,但見群山茫茫,群仙列陣,萬山奔涌而來。五層山南,是印合山,印合山下鳳托印。五層山、印合山構成五層山系。圍繞五層山系有四山如龍,一龍前瞻,一龍后視,左右兩龍回首仰望,故堪與家有“一鳳托印”、“四龍護寶”之說。該山山勢奇特、挺拔秀麗。“重崗疊壘,形勢五層”,故人們叫它五層山。其山有五泉,冬曖夏涼,其味甘醇,又叫五泉山。每泉各掘一井,井水“冬不枯、夏不盈”,可供上千人飲用。其八角井、六角井,傳說為三國時劉備 、張飛所掘。山上松柏蔥籠蓊郁,古木參天,風光秀美,氣候宜人。春天,百花爭妍,鳥語花香,香客云集,游人如織;秋天,黃花遍地,碩果累累,稻香四溢,紅葉滿山,令人心曠;夏天,松柏掩映,蔽日遮天,蟬噪林幽,輕靄籠罩,暮鼓晨鐘,牧歌嘹亮,令人神怡。在這神奇詭異的山水中,有一座規模宏偉,構思奇特,座北朝南,依山而建,共達五層,供奉“三教”教主及“桃園弟兄”的東漢古寺,叫五層寺,或稱五泉寺,但多以五層寺稱名。其建筑是自然之“五”與人為之“五”的巧妙結合,它是天人合一的杰出代表,具有極高的建筑藝術價值。

自然之印

        關于五層寺自然之印,有人說是印合山。這是很多年以來的說法。印合山,山顛一枚巨印向南橫置,巨印下,一山似鳳鉆大印,將大印高高托起,西可見頭,東能見尾,維妙維俏。鳳凰自岐山飛來,來了個“丹鳳朝陽”,極具動感與美感。自然界中不乏象形山,象這樣一個象形物在山的兩邊,上下左右恰到好處,甚是罕見、奇特。印合山海拔高度低于五層山,似與聯語義不合。古人或許另有所指。作者于2004年3月圍繞五層山系作了詳細考察,發現站在印合山北面看五層山第四、五層,恰好是豎置于第三平臺的一枚巨印,巨印下底長約300米,上底長約200米,印身高約50米,印把高約50米。站在五層山北面看,第四、五層恰好是同大印山一樣的巨印。五層山海拔658米,最高峰恰好是五層山之印頂。巨印栩栩如生,巍然聳立于蒼穹,氣貫天宇。聯系聯語上聯語意,五層寺的自然之印當指五層山之印。

人文之印

        五層寺人文之印指“金鑲玉印”。“大佛頭上一張琴,十八羅漢鎮涪城。倒掛金鉤菩提寺,金鑲玉印在五層。”在三臺縣建設、花園、安寧等鎮辦事處一帶,千百年來,流傳著這樣一首民謠。“金鑲玉印在五層”用詞肯定,是說劉備與張飛駐兵五層山上的五層寺中,為感謝神靈的庇護,有感于五層山系自然之印的靈氣,將佩帶在身邊的“金鑲玉印”寄在寺中的八角井內作為替身,天地之印相匯,天地感應,以求皇運昌隆。民間傳說,同印一起下井的還有一把寶劍,井中有白龍,寶劍、白龍的靈光靈氣護印。印是寶貝,有很多人想打它的主意。有一次,有人想盜寶,挖了數十丈深,見到了井口的大石蓋板,剛要去搬,突然,天空烏云密布,電閃雷鳴,飛沙走石,一陣狂風暴雨后,泥沙將挖的坑填滿了,盜寶人被雷電擊死。人們說,皇叔印有正氣,天地有鬼神。從此后,再也沒有人敢打印的主意了。

        傳說歸傳說,劉備到過五層寺沒有??三國志?載,東漢建安十六年冬,劉備從荊州入川,沿涪江,與劉璋會于綿陽富樂山。從劉備入川至蜀漢景耀四年蜀漢滅亡的半個世紀中,蜀漢在綿陽留下了大量遺跡,現知的有四十多處。五層寺在兩漢及蜀漢時期均為涪縣地,寺內及其附近,現存八角井、六角井、旗磴石、點將臺、跑馬地、練兵場、避兵洞、張飛石、金樁椏等遺跡。據 ?潼川府志?記載:“五層寺在縣北九十里五層山,亦呼五泉山。上舊有碑,長丈余,刻‘漢昭烈揚兵處。’未記年代。其碑巳埋荒埂之中,今不可覓。好事者復豎小碑于寺右,書如其字。又路側有石磴,方廣三尺余,高二尺余,中作圓孔、大如升,相傳為昭烈旗磴。”民國?三臺縣志?記載:“五層山寨,距縣北八十里,有重崗疊壘,形勢五層,上有旗磴,相傳為蜀漢昭烈帝觀兵處。今筑為寨,勢甚雄峻。”聯系寺內供奉,五層山離涪江很近,聯系劉備入川的行動路線,愚以為,劉備到過五層山,此當為劉備在綿陽留下的又一處三國遺址。那么,劉備留下的“金鑲玉印”是什么呢?“金鑲玉印”即“傳國璽”。它是皇帝的代名詞,是至高無上的皇權的象征,是君權神授的憑證。在古代沒有它,當皇帝就不合天心人意,就會“天下共討之,人人得而誅之。”就坐不穩。有了它,即使是抱在懷中的嬰兒,也是合法的“真龍天子”,受到億萬臣民的擁護。關于其來歷,據?前漢書?載,秦始皇得卞和所獻一塊玉璞,令丞相李斯篆書“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八字,令良工雕琢成玉璽。此印成為我國歷史上第一個皇帝的玉璽。秦始皇駕崩,秦王子將它獻與漢高祖劉幫。到王莽篡漢,孝元皇太后以此擊打奸臣,其一角崩,后以黃金鑲好,故名“金鑲玉印”。查閱?史記 ?秦始皇紀?、?前漢書?高帝紀?、?左傳?、?前漢書?高帝紀?元后傳?王莽傳?、?后漢書?、?三國志?、?宋書?禮志五?、?南村輟耕錄?以及?元史?成宗紀?楊桓傳?崔?等史料有關“傳國璽”的文字記載,“傳國璽”的“旅游”路線圖從始皇二十六元年,得玉壁,刻璽到歸元成宗,一千五百余年,歷經二十幾次沉浮、更替,劉備從未染指過“傳國璽”,當然,他就不可能把璽帶入川,置于五層寺的八角井中了,可見這是一場誤會。但這并不排出劉備在八角井中置印的可能性。因為佩帶印章是古代的風氣,作為皇叔、左將軍、豫州刺史、荊州牧的劉備,按漢制是應當佩帶金印的,而且,至少不是一枚。就是寄一枚在寺中做替身,也并不等于“孫猴兒丟了金箍棒—沒棒耍”。遂寧廣德寺里至今保存了唐、宋兩位皇帝的印章,就是極好的佐證。至于“傳國璽”的失蹤,“金鑲玉印”在五層的神秘傳說,將與五層山一樣,“與天地齊壽,與日月齊光。”永遠流傳。

“金鑲玉印在五層”

        “金鑲玉印”作為封建王朝權力的象征,上演了一幕幕追逐、戰爭與腥風血雨的歷史劇。“受命于天,既壽永昌。”這種“君權神授”不過是一個幌子,“壽”、“永昌”才是目的。其目的,為天下?為自已?還是兼而有之?只有皇帝老倌最清楚。但好皇帝、孬皇帝無一例外都會說為天下。也沒有絕對的“永昌”,“永昌”只是相對的。盡管有“傳國璽”神異的記述,那只是使它更加神秘化了罷了。“永昌”之不永昌,“傳國璽”有時甚至躲起來,連它自己都不昌了,這實在是同其神秘與尊嚴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我們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傳國璽”“失傳”后,國仍是國,朝代仍在更替、仍在流轉。從這個意義上說,它所代表的意義消失了。對于今天而言,至多也只是一種見證,一件文物,一個古董而巳。

        倒是“金鑲玉印在五層”道出了真諦,具有永恒的魅力。在五層,即在民間,它不是來自于天,而是來自于地,它不是虛的,而是實實在在的。江山在民間,江山在百姓中,訴說著“受命于地,既壽永昌”的禪意。“一印高懸,一切峰巒皆處下;五泉上涌,五層樓閣獨居尊。”既是五層山自然之印的描寫,又是“金鑲玉印”的注腳。意會便知,不必展開說。自然之印的高懸,原來是巨印下廣大的峰巒的支撐與襯托。無支撐無襯托便無所謂高懸。這種高懸與處下的峰巒是山水相依,血肉相連,共生共榮的,故而,它雖歷經風雨蒼桑,仍就傲立于蒼穹,這才是至尊的。這大自然之印蘊含了多少唯物辨證哲理啊!“金鑲玉印”之附會于劉備,附會于五層山,這種“誤會”實際上是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與寄托。劉備是“仁德”的象征,“五”為魁首,寺內供奉儒、釋道、皇、巫五家,“皇”“獨居尊”。“尊”,不是劉備那面蜀漢的空頭旗幟,尊的是“仁德”,蜀漢旗幟因為有了“仁德”的內容,才受到尊的,否則漢室的旗幟再正統,口號再響亮,也是白搭!它從一個側面折射出對于“傳國璽”,更確切地說,對于執掌“傳國璽”的人善意的諷諫意味。從這個意義上說,“金鑲玉印在五層”!

        如此看來,五層山的文化意義當不壓于歷史上那枚“金鑲玉印”吧?!行文至此,那枚“傳國璽”是明蹤,還是疑蹤,巳經不重要了!

        天地有印五層輝光!(完)(建設小學網站 錢成國 晏肆佰)

友情鏈接

本網手機閱讀

梓間快報微信

回到頂部
在家做什么赚钱